高龄产妇生二胎​要做哪些准备?孕前检查不能少

  生育二胎,不仅需要国家政策支持,更需要一个适合再次孕育的身体,特别是“大龄产妇”务必斟酌由此带来的风险。为此,掌握二胎准备期以及孕期内一些基本的医学常识十分必要。昨日,记者咨询了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产科专家,向市民普及一些孕育二胎的知识,让有计划要二孩的家长做到“成竹在胸”。

  无论是生第二个宝贝、第三个还是第四个,孕前都需要考虑自己的身体条件。“很简单,孕前检查的目的是评估可能影响妊娠的因素,如营养、体重和生活习惯等。特别是在胎儿发育的前几周,母体的健康状况和营养水平十分关键。”专家告诉记者,每一次的妊娠经历都是独特的,即使在孕育上一个宝宝时孕妇没有任何不适或并发症。

  此外,在考虑孕育新生命前,孕妇年龄问题始终无法回避。专家告诉记者,女性35岁后,卵巢功能和生殖能力逐渐下降,即使选择人工受精,也会影响成功受孕的几率。

  “此外,女性的年龄越大,发生流产、死胎和染色体异常的几率也随之升高。”专家建议,35岁以上的女性如果试孕半年仍不成功,应寻求医学评估和治疗。在计划怀孕前,最好先就自己的身体条件咨询一下医生。

  来自家庭的强大支持和鼓励能够让孕妈妈更加健康、减少并发症的出现。但要注意过分关怀的家庭氛围,却很容易让孕妈妈紧张和焦虑,产生反作用。这时,准爸爸要更加了解和亲近孕妈妈。

  “如果可以,准爸爸应更多地参与到孕育新生命的过程中,陪伴另一半上产前课等,接受另一半在数个月中身体发生的各种变化。此外,两个人要就家务和抚育宝宝的职责提前进行计划和分工。”专家建议说。

  此外,让家中的孩子接受弟弟妹妹同样重要。“有弟弟妹妹陪伴虽然很兴奋,过不了多久,孩子就会发现自己不再是众人关注的唯一的焦点,从而会感到失落或出现反常举动。为了不让老大觉得自己被忽视了,父母应让孩子多参与一家人日常活动,在宝宝出生前后,给他买份礼物,让他也同样感到被爸爸妈妈的爱环抱。”专家建议说。

  二孩,生还是不生?人们可能最担心哪些问题?这一个政策会给未来的中国带来哪些影响?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日前表示,单独两孩并非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终点,明年也不会迎来人口爆炸。

  据统计,到2015年9月底(单独两孩政策在全国落地一年),全国共有176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的申请。2014年,全国出生人口比上年增长了47万,人口出生率提高了0.29个千分点,出生人口中二孩的比例从31%上升到了34%,二孩出生人口增加了14%。从目前来看,全国单独两孩申请量平均每个月在8万对左右,保持了一个非常平稳的态势。

  此外,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对群众当前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判断和把握。“比如,2013年我们调查发现,符合单独两孩政策的家庭有60%希望生育。但是政策落地之后,2015年的年初再在同样的人群做调查,只有39.6%的人希望生育二孩,有很大的变化。”据杨文庄介绍,出现这一问题,有人是迫于经济的压力、有人是受制于住房的问题,还有些人考虑到子女的照料以及今后的教育成本,这说明群众的生育意愿在不断的变化。

  如今,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了,如果叠加之前的单独二孩政策,如果大家都堆积到猴年,会不会出现人口的爆发性的增长?对此,杨文庄表示,从目前来看,因为全面两孩政策刚刚出台,还要经过全国人大修改法律,各地修订配套的相关的法规,正式落地应该在全国人大的法律修改完之后,还有一段时间,2016年也就是猴年出生的数量不会太高,不会形成非常明显的堆积。

  “很多媒体也报道了北京市的大医院产科现在一床难求,北京市有将近130多家的妇幼和助产机构,每年能接收的产妇在26万人左右。应该说,北京市是妇幼服务供给能力很强的一个城市。但是,目前产科床位利用也存在着结构失衡,特别是优质的资源,三甲医院也有人满为患的问题。目前北京市的月建档量增幅非常明显,超过3万。全年分娩量预计超过30万,但是北京的服务能力就是26万的水平,所以这方面的挑战非常大。北京市的状况在其他一些一线大城市也都显现出来。”杨文庄坦言,国家妇幼资源建设能力和现在两孩政策实施相比,在满足需求方面,特别是优质的妇幼助产机构的资源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挑战。

  “我国人口流动频率很高,许多流动人口选择在常住地生育,所以全面两孩的目标人群,很多在农村的或者是小城市的一些家庭可能都选择在大中城市去分娩,这也增加了大中城市产科床位的紧张度。”杨文庄说。(中新)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