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落马官员受审:女儿澳洲坐月子派科长出国照顾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原院长张小庄涉嫌受贿,5月10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过堂受审。起诉书显示,对张小庄的指控共有三项合计人民币428万余元。

  检方查明,张小庄在任院长期间,在医院基础建设、设备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428万余元。张小庄对指控的三宗犯罪事实都提出了异议,不承认自己犯罪,称自己错在“脸皮太薄”,不应该“为了单位的事情”,要别人出钱。

  张小庄被“双规”时的头衔为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院长,广东省第十、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广东省新生儿护理抢救中心主任,广东省新生儿ICU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广东省“十一五”新生儿重点专科负责人。

  张小庄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工作31年,被调查前,他当院长12年,十分风光。2014年11月28日,因涉嫌受贿、违反财务纪律和廉洁自律规定等问题,被广东省纪委立案调查。

  据此前《广东党风》披露,张小庄私设小金库,经营院内外的“圈子”,他在悔过书里写道:“医院要生存,事业要发展,个人要出头,就得要加入其中(圈子)”。

  据纪检材料显示,张小庄的女儿在澳洲产后坐月子,他担心女儿恢复不好,派医院产后康复科科长用公款购买产妇用品休年假去侍候她;担心女儿吃不香,他安排月子厨师带薪休假3个多月专程去澳洲给女儿做月子餐。

  庭审中,检方一共指控了3单张小庄受贿的事实。指控称,2007年—2009年期间,张小庄通过向下级妇幼保健院推荐的方式,为广东省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开展脐带血库的业务上谋取利益,为此于2009年7月29日通过其女张某在境外开设的账户,收受了该公司董事长甘某贿送的39.29万澳元。

  2011年—2013年期间,张小庄通过向省妇幼保健院原设备科科长廖某(另案处理)授意关照等方式,为广州某医疗公司在省妇幼保健院销售医疗器械的问题上提供帮助,为此于2012年2月27日通过其女张某在境外开设的账户,收受了该公司股东罗某某贿送的20万澳元。

  对于第一项指控,张小庄称,在担任院长之前,省妇幼保健院就已与甘某的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规定必须利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作为合作宣传培训的基地。对甘某给其女送钱一事,张小庄称,他事后隔了差不多大半年才知道。其说,曾严厉批评女儿,要她把钱退回去。“你女儿收钱,这么大笔的资金,都是事后才告诉你吗?”公诉人追问。“这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女,特立独行的一个特点吧!”张小庄如此解释。

  对第二项指控,张小庄辩解说,因自己与罗某某家是世交,与其父亲相交多年,当罗某某找自己希望在医疗设备竞标上给予支持,他仅是将罗某某带到了设备科,并没有暗示设备科给予关照。至于罗某某给钱给女儿,张小庄说,罗某某与女儿年龄相仿,两人“似有似无”的交往过,对于女儿收钱的事,他并不知情,声称女儿回国治病时才跟自己说的。张小庄说,他认为这是两个具有完全民事责任的人之间的事情。

  检方第三项指控称,起诉书指控,2009年至2011年间,张小庄为广州中十精密建设有限公司在承揽省妇幼保健院番禺院区洁净手术室工程建设、设备采购等业务上谋取利益,分两次收受了该公司负责人赵某某贿送的现金人民币共80万元。其中,2010年11月在广州市淘金路附近收受了赵某某贿送的现金人民币50万元,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在单位办公室收受了赵某某贿送的分别存有1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储蓄卡3张(金额共人民币30万元)。

  张小庄辩解称,他没有为赵某谋取利益。张小庄说,当年,他的一位同事说找到门路可申报国家973课题。该门路共需100万经费,于是两人商量各出50万元,共同申报,而自己的50万元是找赵某某出的。张小庄表示,这是为了医院提升知名度。

  至于30万元的银行卡,张小庄称,他是在清理办公室时才发现的,后来才得知是赵某某送的,后在医院的纪检监察室等人见证下,这3张卡被退还给赵某某,所以不能算受贿金额。

  法庭上,每当检方拿出一项证据,张小庄及其律师都会极力辩驳,张小庄不断重复“我没有为他人牟取利益”。

  面对指控,张小庄只承认自己“错了”:“我承认我自己脸皮太薄,拉不开脸面,将世交的小孩介绍给下属设备科廖某认识。也不应该为了单位的事情,要求赵某某私人出资,我犯错了。”张小庄说自己对上述的行为十分后悔。

F